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9(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贝克家族相比起莱利和贝坦菲尔,底蕴是没那么陈厚的,甚至算不上传统的贵族。贝克是因为战争而新崛起的新贵族,拥有钱财、爵位、称号,但是没有贵族的土地、权利,和皇室那边的地位。

艾玛的地位在众多贵族小姐里算是尴尬的,小姐太太那边看不起她的出身,平民百姓那边不喜欢她的身份。

她的朋友只有四个,一个是曾经来她家看病的艾米丽医生,一个是孤儿院的慈善家克利切,一个是爸爸做给她的稻草人,而最后一个,就是同样被看作是怪胎的玛尔塔。

玛尔塔是贝坦菲尔家族的独生女,大家族小家族都希望和贝坦菲尔联姻,从而获得部分军事上的权利。然而即使她们人前称赞着玛尔塔的外貌气质,称赞她管理家族井井有条,但背后说起玛尔塔,全都是看不起她身为个女孩舞刀弄枪,想上战场,白日做梦,毫无形象可言。

两个怪胎就这样在一场舞会相遇。被明着排挤的艾玛在角落昏昏欲睡,躲避着自命天高的富家公子的玛尔塔,也端着葡萄酒逃到角落,正好被小憩的艾玛伸出的一条腿绊了一下。

玛尔塔就这样和艾玛认识。她喜欢艾玛身上干净纯粹的气息,和她自强开朗的性格;艾玛也喜欢玛尔塔不持清高,能文能武,一来二去,这两个相似的女孩儿就凑在了一块。

这些都是玛尔塔挽着艾玛一起去餐厅的路上时,和凯文讲述的,听得凯文又是心疼,又是不知味。

巧的是,艾玛的舱房正好就在玛尔塔他们的旁边,出门扭头就能打个照面的那种,两个许久未见面的好友控制不住自己话闸子。玛尔塔聊自己这一个月来的经历,她良好的文学功底使她将那些在凯文听起来习以为常的事情,讲述得津津有味,连凯文自己都在听见狼来袭的时候紧张了起来,随后又被自己和玛尔塔到对话逗笑。

而艾玛的故事或许就没这么蜿蜒曲折了,她逃出来的理由很简单,当她红着脸将缘由说出来时,玛尔塔直接站了起来。

“你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但是你爸爸不允许你们在一起?”天哪,她可爱的小艾玛就这样被人拐走了!

艾玛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却不肯说出那个人是谁。她脸颊微微发烫,透露出娇羞的粉色,抿起好看的唇瓣,水润的绿色猫眼将少女的心思毫无保留地透露出来——仅仅是想到那个人,艾玛就心生欢喜。

唯一知道的就是,艾玛喜欢的人现在在美洲,也许是在新奥尔良,也许是和他们的目的地一样,在德州。

即使排除掉半路冒出来俘获艾玛芳心的臭小子,能接触到艾玛,并且在美洲的认也未免多了些。前不久孤儿院被接管,跟着水手到美洲工作的克利切;在德州当战地医生的艾米丽;表面上处于中立,严格来说算英国这边的奈布;和去美洲巡回表演的魔术师瑟维。

魔术师瑟维是艾玛告诉玛尔塔的趣事之一。当玛尔塔还在外和凯文风餐露宿的时候,瑟维来到了镇上做魔术表演,一开始人们都是抱着看乐子的心态去的,但瑟维的魔术精彩至极,特别是大变活人那一段,瞬间俘虏了所有有着幻想主义精神的贵族们的心。

纵然有人觉得这样的魔术太过于危险和吓人,当幻影和真人太过相似时,他们会认错,从而引起恐慌。但更多的年轻人喜欢这样的刺激,他们甚至觉得这很浪漫,那虚无的影子,不正如漂流的自己、模糊的未来、虚妄的梦想,和怎么也得不到的心上人吗?

甚至有人集资为瑟维在最有名的剧院里,完成了最惊心动魄的表演,还协助他巡回演出。

与其说他们爱上了瑟维的魔术,不如说是爱上了他们自己的幻想。

若是艾玛爱上了这个居无定所,虚假难辨的魔术师,玛尔塔除了祝福以外更多的是担心,她情愿艾玛和更熟悉、更安全、更可靠的克利切,艾米丽,或者是奈布在一起。

不不不,这三个人里奥贝克先生一个也不会同意的,克利切的身份,艾米丽的性别,奈布的危险性......天哪难道小艾玛要孤独终老吗?

担心过度的玛尔塔总觉得不放心,等天黑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羞涩而期待的凯文——虽然她看不出来凯文脸上别扭的表情是因为什么——来到艾玛的房间,两个小女生就着感情的问题谈了很久。

“所以说,”玛尔塔总结到,“感情还真是麻烦而飘渺的事物,我呀,一心扑在梦想上,还真是不想谈恋爱了呢。”

“家族那边,不送你联姻吗?”虽然里奥很宠艾玛,不会把她当做联姻的工具,只是在这方面看谁都像欺骗自己女儿感情的人渣,才会管控得特别严,但这不代表艾玛不知道这些事情,以玛尔塔的身份,对贝坦菲尔而言最大的价值就是和上流贵族联姻。

玛尔塔听闻沉默了几秒,才淡淡地回答,“听说有个叫玛尔塔的姑娘,在战场上立下大功,成为了真正的空军,倒是从没听过贝坦菲尔家族有个什么独生女,一心只想着靠嫁人过上好日子。”

艾玛细细思考了好一会儿,大致理解到了玛尔塔的意思,也不劝她回家,而是举起左手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加油玛尔塔,你一定会是最好的空军!”

“借你吉言,也祝你能和你的心上人圆满一生,对了艾玛,你有什么打算吗?”玛尔塔岔开了话题。

艾玛丝毫没有感觉到,捧着脸甜甜地笑了笑,“我呀,以后只想开一家花店,我呢就种种花养养草,修剪一下枝叶,有人喜欢那些花我就卖给他们。到时候我的店里要有火红的玫瑰,就像玛尔塔;要有圣洁的百合,就像艾米丽;要有朴素的亚麻花,就像克利切先生;要有坚强的波斯菊,就像奈布先生;也许还可以来点美人蕉,就像凯文先生。”

凯文......和美人蕉,光听名字还真是没办法联系起来。玛尔塔憋住笑,揉了揉艾玛手感极佳的头发,“好了好了,睡吧小花店主,明天可要早点开张哦。”

在黑暗中把艾玛哄睡着了,玛尔塔轻手轻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片黑暗中,凯文坐在窗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外面的风景:其实就是空旷的甲板,二等舱看不见海。很明显他一直在等玛尔塔回来,无所事事,一直看着甲板发呆,想着玛尔塔。

在察觉到玛尔塔回来后,凯文借着黑夜柔和了神情,看向玛尔塔,“你回来啦?”

玛尔塔忍不住哽咽了一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会等着她回去了,她凑上前给了凯文一个拥抱,将头埋在凯文的肩上掩饰自己闪着泪光的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声音颤抖。

“我回来了。”

——————
碎碎念?大概吧......
艾玛本文没有明确cp,我写文不喜欢加入副cp,容易引起纠纷。

这一章终于写出了当初写牛空的初心了,玛尔塔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就像我的标题一样,她是一朵玫瑰。但这朵玫瑰太过沉默,以至于大家只看见了她的尖刺,而忽视了花枝上娇嫩的玫瑰花。
是的,凯文很大男子主义,他会保护所有女性,不管她们是不是在别人看来如同一直母老虎,但这不让人反感,他又不是直男癌(笑)。
能和玛尔塔在一起的人能有谁呢?同为军人的奈布应该是考虑最多的了,我个人一开始也很吃这对并肩作战的cp
而当牛仔出来后,吃了一个大大的安利,我就不由自主地迷上了牛空。玛尔塔不需要安慰、保护,她很厉害,她有自己的尖刺,但不管是谁,总会有悲伤难过的时候,凯文对女性的保护欲会让他透过玛尔塔的外壳看见内心,不管是强硬的部分还是柔软的部分。
而牛仔的保护欲和懒散,玛尔塔正好可以与其配对。因为玛尔塔也是属于“保护”的角色,她和凯文不仅可以并肩作战,互舔伤口,在性格上也会是一拍即合。
我想开飞机。
那就去呗,想这么多干什么。
我开枪了?
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你自己决定吧。
凯文不会过问玛尔塔“为什么”“干什么”“女孩子也行吗”,他的答案应该是“去吧,我在后面保护你”“酷,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你了”“加油,遇到危险叫我”,不会浮于表面,但他内心就是如此。
我保护你不是因为觉得你弱小,而仅仅是因为我想保护你——这是互舔伤口,互帮互助,相互碰撞而又默契十足的组合。

流浪的牛仔看惯了风景,封闭的小姐待腻了庄园,牛仔想要一个家,小姐想要次旅行——这就是,整篇文的基础。

来到美洲后基本就快完结了,感谢大家都支持,不出意外等《沉默的玫瑰》完结后会开校园au小短篇《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到时候记得来捧场哟么么哒~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