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迟到的七夕贺文——虐梗二十题+死亡五题

很多都是私设。
死亡五题为自拟,虐梗梗题出处来自网络目前不明,知道的小伙伴可以告诉我。
cp大乱炖,不吃的小伙伴注意避雷(其实也没多少人看啦( ˙-˙ ))。
我们的目标是,把虐梗写成泥石流♬︎*(๑ºั╰︎╯︎ºั๑)♡︎

1 明知道在失去价值后会死(黄祭)

瘦弱的红发少女虔诚地跪拜在自己所信仰的神明面前,“伟大的深空星海之主,哈斯塔大人,我由衷地高兴可以有此机会瞻仰您的容貌,我是您最忠实的信徒菲欧娜.吉尔曼。”
哈斯塔的声音就像从风里传来的一样,对菲欧娜而言如同是那么地神圣,“菲欧娜,我最忠实的信徒,你真如你所说那般忠诚,如你所说那般全身心地侍奉着我?”
“是的,尊贵的深空星海之主,我甚至愿意为您到达哈利湖找到您的本体,只要我有机会去到卡尔克萨城。您是风的代表,我会阻止邪恶的克鲁苏阻挠您的脚步。”
“黄衣之主,”哈斯塔说到,“目前我只是一个分身,黄衣之主,唯有取回本体才是真正的深空星海之主,无以名状者。我最忠实的信徒,我带你去哈利湖,你将为我取出并献上本体,倒时你会是神的使者,是我最信任,最珍爱的使者。”
“我的荣幸。”菲欧娜闭上眼等着哈斯塔带领她来到哈利湖附近,周围的废墟因深空星海之主的存在而变得无比神圣。
她是那么爱她的、敬仰她的主,所以即使知道在失去价值后会死,她也依然爱着她的主。啊,我最信仰的神明,不求您的目光,不求您的信任,只求将我的生命奉献给您,为您唤醒最强大的力量。
菲欧娜将手伸入哈利湖内,黏滑的触手渐渐缠绕在她的手臂上,慢慢向上蔓延,包裹了她的手臂和身躯,攀爬上她的面颊,侵蚀着她的身体以及与生俱来的神力。
只需要再吞噬一点点力量,就可以打开囚禁的牢笼,她的主将会照耀整个世界。
到最后,娇艳年轻的红发女子已经连白骨也不剩,她将她的一切毫无保留地交给了最爱的主。

2 俄罗斯转盘的枪口换了一个方向(牛幸牛)

只有一个人可以赢得这场生存游戏,获得高额奖金。
监管者在庄园的另一边徘徊,其余的两个求生者已经丧命,只剩下幸运儿和牛仔在已经开启的大门前对持。
谁都不会让对方先出去的。
“监管者来到这里还需要很久,”幸运儿拿出藏起来的枪,“不如我们决一死战?”
牛仔挥舞了一下鞭子:“好极了,一个拿着枪的Lucky Dogl和一个拿着鞭子的牛仔决一死战,如果我把枪拖过来的时候你别开枪,或许我就是最后的赢家了。”
幸运儿轻轻笑了笑,“我的名字是LUCKY,先生。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公平,那不如我们玩个公平点的游戏——俄罗斯转盘,你应该听说过,要知道虽然我是Lucky,但也会Unlucky,这总该可以吧?”
俄罗斯转盘,枪里只有一发子弹,其余全是空位,两人轮流朝自己开枪,谁中弹谁就输了。
没有人能保证对方不会拿着枪打死自己然后跑掉,总的来说却是是个看运气的游戏,运气好就不会被杀死,运气不好就只能在自杀和他杀之中选一个了。
幸运儿显然对自己的运气很有信心,朝着自己的脑袋连打了四枪,递给了牛仔。
很明显,子弹就在第五枪或者最后一枪之中。
牛仔朝着自己的脑袋开枪,没有子弹,于是他将枪口调转了方向,指着对面。
目标是幸运儿背后的监管者。

3 只对你身上的某个部位心怀虔诚(黄祭)

第一天:
“我尊敬的黄衣之主......”菲欧娜眼神炽热。
第二天:
“啊深空星海之主......”菲欧娜神情痴迷。
第三天:
“我的......绿色!我的主,我的黄衣之主,我的深空星海之主!哦不,你不是我所信仰的那位神明,你是虚假的,我的主不穿绿色长袍!”菲欧娜黯然失色,绝望地离开了。
哈斯塔:“......绿色不好看吗?”
第四天:
“啊我的黄衣之主......”菲欧娜对着换了衣服的哈斯塔爱慕不已。

4 你爱你自己(医园)

艾玛很喜欢艾米丽,因为她爱着自己,对自己很好。
艾米丽也喜欢艾玛,因为她爱着自己,她需要自己。
艾玛知道艾米丽最爱的是艾米丽,因为她很自私,她只想着自己。
艾米丽也知道艾玛最爱的是艾玛,因为她很自卑,她分裂了自己。

5 怪物(黄祭)

菲欧娜.吉尔曼是一个怪物,她说自己能听见神明的声音,她还有着奇怪的能力。
“怪物,怪物,怪物菲欧娜,你的主呢,他怎么不来救你?或者用你的神奇力量来杀了我们,然后你就下地狱怎样?”一群较为年长的孩子把菲欧娜团团围住,为首的少女嘟着嘴,用甜腻的语调嘲笑着菲欧娜。
其他的孩子皆发出尖锐的笑声,朝着菲欧娜吐口水,扔石头,他们觉得碰到菲欧娜是种耻辱。
菲欧娜的门之钥被抢走了,她只好低声祷告,希望得到庇佑:“哈斯塔,吾主,保佑您的信徒吧,哪怕是往常模糊的声音,只求您的指引。”
远在昴宿增九的哈斯塔又一次听见了那个女孩的声音。那个女孩身上有魔力,手里的门之钥似乎有着犹格的能力,但即使是这样,她依旧过得很糟糕。
“怪物......他们就是这样看待我的信徒的?”突然出现在菲欧娜身后的哈斯塔有些不悦。
“真正的怪物,菲欧娜召唤了一个真正的怪物!”那群孩子见到哈斯塔,被他怪异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尖叫着跑了。
哈斯塔没有理那群人,而是抱起激动的菲欧娜,“走吧我的信徒,我带你回家。”

6 「奇迹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牛空)

从小到大,我的运气好像都不怎么样。
我出生在贝坦菲尔家,是独生女,这是我运气最不好的一点。
我想当一个军人,没人放在心上。
我试图飞上蓝天,却只是一个地勤。
我本应该为亨利穿上婚纱,却只能为他穿上丧服。
而那是我的错。
我来到这里,既是为了梦想,也是为了赎罪。
然后我的心再次跳动,因为你,凯文。
可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如果我们不想输掉这场比赛,那么只有出现奇迹。
但,奇迹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7 单方面的自以为是的付出(社园)

“艾玛,艾玛小姐,克利切为你买来了草莓蛋糕,甜甜的,送你吃。”
“不,不用了,谢谢你,皮尔森先生。”
“叫克利切,不用叫皮尔森先生。这个蛋糕真的很好吃,吃下去。”
“好,好吧,谢谢你。”
“艾玛小姐,克利切买了件新衣裳,很好看,你快点换上吧。”
“但是皮尔森......克利切,我不需要这么繁华的裙子,这不适合我。”
“克利切,觉得很好看,艾玛小姐肯定会喜欢的,穿上它,然后,可以出去玩。”
“那好吧,谢谢你......”
“艾玛小姐,克利切很喜欢你,你喜欢克利切吗?”
“我当然喜欢克利切,你对我很好......”
“不,克利切喜欢艾玛小姐,想和艾玛小姐在一起,艾玛小姐喜欢克利切吗?”
“可,可是,我已经......”
“但是克利切为了艾玛小姐,做了很多事情啊。”
“那有怎么样,又不是我让你做的,我说过我不需要,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付出良多,然后借此来逼迫我,却从未考虑我到底需不需要。如果是单方面自以为是的付出,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艾玛小姐......”
“别叫我艾玛,我是丽莎。”

8 大变活人(牛仔×魔术师)

瑟维.勒.罗伊是著名的魔术师,他的魔术“阿斯拉的假象”可以欺骗所有人都眼睛,所有人眼睁睁地看见他消失在原地,没有遮掩,没有动作,就像幻觉一样消失了。
“我可从来不信这些。”凯文不屑于这些骗人的把戏。
他的朋友威廉撞了撞他的肩膀,“朋友,你可一定要去看,那是奇迹,就这么消失在原地,我真想知道你的鞭子可不可以套住他的真身。”
这句话倒是给了凯文灵感,他跟着威廉来到魔术表演现场,还特意坐在第一排正中间——为此他在离表演开始还有三个小时前就来这里占了位置。
当瑟维表演到大变活人“阿斯拉的假象”的时候,凯文乘机站起来挥舞着皮鞭套向台上,将还未离开原地的瑟维直接拉倒了怀里。
“哦,”凯文看着瑟维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这才叫大变活人嘛。”

9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玛尔塔×亨利)

都说人在死亡的时候会看见自己的一生,会看见最想见到的人,玛尔塔回顾了自己了无趣味,甚至是有些悲哀的一生,才看见了想遇见的那个人。
“我失败了,亨利,”玛尔塔垂头丧气地对着亨利倾诉,“我没有得到奖金买下飞机,也没有赎罪,反倒丢失了性命。”
亨利没有说话,而是平静地看着玛尔塔,嘴边还挂着玛尔塔记忆中温柔而阳光的微笑。
“你会原谅我吗?”
“不。”
玛尔塔这才舒了一口气,“太好了,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原谅我,这样就好了。”
虽然是我自己构想的幻境,也请你在此不要原谅我。

10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只不过你看不到我(蝶盲)

海伦娜第一次来到庄园,还不是很熟悉,她的盲杖落在房间里了,现在她靠着脚步声、风声等各种声音来辨别方向和物体。
“那个,请问有人吗?”海伦娜没听见脚步声,倒是有很大的风声,“奇怪,监管者在哪里呢?怎么只要我一个人,队友呢?”
队友:红蝶就在你背后飘着呢,谁敢凑过去。
美智子慢悠悠地飘在海伦娜背后,不出声也不落地,只是风声或许会比较大,但是海伦娜没有发现美智子。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海伦娜有些失望地呢喃,她忘带盲杖有些害怕,还希望队友可以帮忙呢。
嗯......没有人很失望吗?美智子这么想着,凑到海伦娜耳边跟海伦娜打了个招呼,“嘿。”
海伦娜听到声音吓得电机都爆了,“呜哇,是是是是监管者——我还以为我只是一个人呢。”
美智子摸摸海伦娜的脑袋,“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只不过你看不见妾身而已。”
海伦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接着解电机,“我今天忘记带盲杖了,等下次我把盲杖带来,就能‘看见’美智子小姐啦。”
“妾身很期待下次见面。”美智子悄然落地,牵着海伦娜的手,“走吧,妾身带你去大门,没有盲杖走路很不方便吧。”

11 寄生关系(双园)

丽莎和艾玛关系很亲密,亲密到用同一个身体——我是说双重人格。
凶残的丽莎保护着天真的艾玛。
天真的艾玛感化着凶残的丽莎。
两者谁也不能离开谁。
丽莎喜欢独自一人的时候,自己给自己一个拥抱。
艾玛喜欢独自一人的时候,自己给自己讲个故事。
丽莎是寄生在艾玛身上的毒瘤。
艾玛是寄生在丽莎身上的病毒。
丽莎喜欢艾玛。
艾玛喜欢丽莎。

12 绝不说出口(牛空)

玛尔塔绝对不会对凯文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凯文绝对不会对玛尔塔说出“嫁给我”三个字。
一个太多虑。
一个太散漫。

13 一个人永生而不衰老不病痛.另一个人衰老病痛却死不掉(黄祭)

菲欧娜是代表了犹格的祭司。
因为她的虔诚,掌控着时间和空间的犹格赐予了祭司不死的能力。
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
作为神灵,他有能力使自己不老不死,不伤不痛。
菲欧娜遇见了哈斯塔。
他们互相爱慕着对方,即使身份上的差异也没能阻止他们。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菲欧娜渐渐衰老,患上疾病,受到痛楚。
哈斯塔抚摸着她脸上的皱纹和苍白的头发,却无能为力——因为犹格是更高级的存在,他赐予了菲欧娜不死的权力,却没赐予她不老不痛的能力。
菲欧娜越来越老,她会变成一具干尸,但她的思维依然存在,等到她的身体化为灰烬,哈斯塔再也找不到她存在的痕迹,逐渐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忘记她时,那她就彻底死了。
而犹格不允许她死,所以她还要用自己已经麻木的思维,见证自己的爱人遗忘自己,甚至爱上别人。

14 在街角看见已死去的你(黑白无常×红蝶)

“贵安,美智子小姐。”
“贵安,谢先生,范先生。”

15 每天都在失忆.每次都只忘记你(牛仔×调香师)

薇拉的新香水“忘忧之香”大受欢迎,而薇拉也凭借此次机会一举跃入专业调香师的大门,成为业界闪耀的一颗新星。
凯文听闻买了不少香气扑鼻的玫瑰花,确认自己身上没有异味甚至还有股清香后,来到薇拉家里为薇拉庆祝。
“嘿亲爱的小美人,祝贺你的香水取得成功。”凯文靠在门框上将玫瑰递给薇拉。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未来虽然接过了玫瑰,却疑惑地看着自己,“请问你是?”
“拜托亲爱的别开玩笑了,”凯文吓得差点滑倒在地,“你一向不喜欢开玩笑才对,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凯文.阿尤索。”
薇拉没有说话,但她迷茫的眼神体现出她真的不知道凯文这个人,好在凯文总算了解到自己女朋友可能失忆了,为此他苦心孤诣总算让薇拉记住了他。
第二天凯文来到薇拉家,“薇拉,好在昨天你已经记住我了,现在我们要培养一下感情。”
“请问你是?”
噩梦重临。
这样持续了两三天,凯文总算弄明白,虽然这很不科学,但他的女朋友就是每天早都会忘记他——只有他。
这悲伤的人生啊。
凯文只好每天都向薇拉做一次自我介绍,并祈祷薇拉第二天只是保留一点点印象。
但是没有,薇拉第二天都会把他忘得彻彻底底。
“早上好,我是凯文.阿尤索。”
“我是薇拉.奈儿”
对他们而言,每天都是一次新的相遇。

16 你们很像(蝶舞)

庄园新来了一位求生者,是位舞女,没有名字,只有艺名,而现在她似乎也不觉得那个艺名可以被称作名字。
她说,叫她舞女就好了。
第一次参加游戏,舞女还没有太多的想法,她不知道这个游戏可能会导致她的死亡。
“你是舞女?”美智子捉住了舞女,不知怀着什么心情问出了这句话。
舞女不害怕被捉住,也不害怕监管者——毕竟现在她还什么都不知道,“是的,监管者女士,如果你把我放下来我还能再跳一段。”
“拭目以待。”美智子把她放了下来。
如果舞女跑了,那么下一秒就会被淘汰,如果舞女遵守诺言跳舞,证明她热爱舞蹈,那么美智子不介意放过她。
舞女被放下来后,跳了一段自己最拿手的舞蹈,她的确喜欢跳舞,“如何,监管者女士?”
“妾身很是喜欢,像极了某位故人。”美智子垂下眼睑,轻声赞叹。
“我倒是觉得没人的舞蹈可以比得过我,”舞女仰起头,有些不服气,“她的名字是是什么,或者说艺名?”
美智子思索了几秒,“她的名字是美智子。”
“妾身的名字是红蝶。”

17 直到死都没见到深爱的你(牛仔×傀儡娃娃)

我是特蕾西的傀儡娃娃,打一下就死的那种。
这局有牛仔,我想我终于能知道我的性别了。
娃娃也是有人权的,不能因为我没皮肤就欺负我。
啊,特蕾西派我来修机,还好还好,附近没有监管者,修机应该不会死,没准还能遇见牛仔。
监管者是靓仔诶,是在做聆听推演吗?
等等,特,特蕾西我该停下了,要被监管者发现了。
啊啊啊啊啊被发现了!我只是个娃娃不要打我我还没见到牛仔,我还不知道我的性别!
fuck,我还没见到牛仔就死了。

18 从未信任(网易×第五)

第五人格是网易最火的游戏之一。
网易对第五偏爱有加,毕竟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不是吗?
但是第五从来没有信任网易,他知道,网易只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等到没人玩这个游戏,捞不到钱的时候,网易就会抛弃他。
网易依然偏爱第五,为他出头,更新、活动、皮肤都很用心,大家都以为,网易爱着第五。
第五也依然依靠网易,他不信任网易会一直用心做活动做套装,总有一天网易会用脚做。
他从未信任过网易。

19 你喊着别人的名字用失明的双眼看着我(空医盲)

“我的盲杖不在了,玛尔塔是你吗?”
“我在呢。”

“我找不到我的盲杖了,玛尔塔你在吗?”
“我在这呢。”

“哦,我的盲杖被人折断了,玛尔塔?”
“嗯,是我。”
“你不是玛尔塔,玛尔塔没有这么柔和,不论是脚步还是声音,你伪装得很像,但你不是,我的玛尔塔呢,她在哪里?”
“你说得没错,我是艾米丽,玛尔塔已经死了。”
“你在骗我。”
“我没骗你,只不过,从今天起,我就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

20 冷漠(杰佣)
杰克:“奈布奈布,你看是新衣服哦!是不是和你的新衣服很配?”
奈布:“很配吗?”
杰克:“当然我的小奈布,你看这配色,这配饰,难道不像情侣装吗?”
奈布:“哦,稍等我换件衣服。”
杰克:“???”
奈布:冷漠.jpg

21 病(空医)

生病致死,是最糟糕的死法。
浪费无数钱财,被病痛折磨,害爱人流泪。
这样的死法真的很糟糕。
艾米丽.黛儿最能体会,不,不是作为一名医生。
而是作为一个病人。
医者不自医,简单的受伤她可以自己为自己包扎,但是当快死亡的时候呢?
她无能为力。
“玛尔塔,”艾米丽躺在病床上,恳求着玛尔塔,“求求你用那把枪杀死我。”
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22 祸(佣前)

天灾人祸,最无能为力的死法。
无法避免,无法拯救,无法弥补。
威廉死于一场车祸,一场意外的车祸。
所以那个笑得阳光的开朗男孩,那个冒冒失失的男孩,就消失在奈布的眼前。
是的,为了救他,威廉在车子驶过来的时候推开了他。
奈布能做些什么?打电话急救,打电话报警,然后打电话通知威廉的家长举办葬礼。
司机逃逸,捉不到,他也没办法越过法律办事——而且他也找不到人。
这实在是无能为力。

23 杀(社园)

被人杀死,最令人悲痛的死法。
克利切死于谋杀,凶手逍遥法外。
他得罪的人不少,锁定的嫌疑人也证据不足。
艾玛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她要如何来支撑这个孤儿院。
好在有丽莎帮她。
哦,丽莎就是她。
顺便一提,凶手就是丽莎。
只是艾玛不知道而已。
被人杀死,死不瞑目,怨魂停驻。

24 错(牛仔×魔术师)

错杀,最戏剧化的死法。
瑟维死于凯文的一个错误。
凯文原本打算通过瑟维的魔术分身来蒙蔽对方,好让子弹击中目标。
但是他错了,他放过了分身。
他杀死了瑟维。
真是戏剧化,还是喜剧片。
但是瑟维可不会像喜剧里那样再次睁开眼睛,然后说一句“Surprise!”
如果要报仇,凯文只能杀死自己了。

25 自(黄祭)

自杀,最愚蠢的死法。
菲欧娜将匕首插入自己的心脏,用自己的血以表诚意。
哈斯塔就在他的背后看着她为犹格献祭自己。
心头血,内脏血,勾勒出神秘的符号。
菲欧娜一心求死。
哈斯塔无从劝阻。
因为他是黄衣之主,不是菲欧娜的神。
所以无法阻止对方消耗自己的生命,做无用功。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