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4(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当玛尔塔睁开眼睛时,被强烈的太阳光刺了下,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看清了四周荒凉的景色和头顶湛蓝的天空,身下传来硬朗的触觉,是凯文的板车。

其他的箱子罐子都被搬走了,徒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如果不是看见了不远处熟悉的灰色帐篷和哼着歌做饭的那个人,玛尔塔会以为自己被抛弃了。

“凯文!”玛尔塔拉着板车走到凯文面前,“你居然就把我丢在板车上!”

回应她的是一碗蔬菜沙拉,有她知道的也有她不知道的,而且居然还撒上了沙拉酱。

“赔礼,”凯文端着碗说到,“早上吃太油腻你肯定受不了,算我的错。”

玛尔塔其实也没那么生气,在看见沙拉的时候更是没了脾气,她无奈地扶额,“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嘴这么欠还没被人打死了。”

“没办法,你太重了。”凯文一语双关,摘下帽子给自己扇风。

为了阻止自己把凯文往死里打,玛尔塔往嘴里塞了口沙拉。其实这种简单的沙拉在平常或许她都看不上眼,但现如今却是她能吃到的较为奢侈的食物了。

凯文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他没把玛尔塔带进帐篷里睡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帐篷足够大,他们两个睡觉时也不会碰着对方,而且他也愿意让玛尔塔睡帐篷,自己出来睡。

可问题就在,他打算去抱玛尔塔的时候,突然生出了些不好意思。

她的皮肤实在是太雪白太滑嫩了,凯文仅仅是碰下她的手臂都觉得自己是在玷污她。

凯文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自诩是个老手的他却在昨晚脸红心跳得像个纯情的小男孩,已经完全不像是他了。

他认为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和这样类型的女生打过交道,更别说是触碰她们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也是正常的,而当时他也累了,大脑皮层变得迟钝,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把玛尔塔扔在这里也不行,凯文只好就靠在板车旁小憩,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用帽子为玛尔塔挡光。

其实严格来说,这样睡眠的姿势比在帐篷里睡还要更近一些。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三天,凯文也等来了商队。

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商人们,运载着不少的货物去城里,打算做一笔大买卖,途中会经过凯文的帐篷处,凯文则用皮毛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说衣物,比如说金钱。

运气好的是,凯文捡到玛尔塔是在秋季,虽然离冬季还有一段日子,但不至于让那些皮毛贬值太多。

这是凯文的想法,但实际上因为战争的原因,物价疯狂上涨,那些商人们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怎么可能在秋季就给凯文一笔大交易呢?

凯文留了两张狼皮过冬,其余的全给了商队,换了两套大致符合玛尔塔身材的衣服,给自己换了条新鞭子,当他还想换点钱的时候,被拒绝了。

“现在那些只能换这点东西,”商人摆手示意,“现在才刚入秋没多久,皮毛也不一定卖得好,还是狼毛,如果是虎皮豹皮或许还能高点,除非你不要那条鞭子或是衣服,倒是可以给几先令。”

和这群商人讲价是没用的,说不给就不给,即使他有枪,也不会给他一点通融和讲价的机会。

往高了讲另说。

凯文在衣物和鞭子里犹豫了一会儿,因为他得有钱在身上,之后换地方居住,或者是进城的时候,可不能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最后他选择不要自己的鞭子,他的旧鞭子虽然烂了,但他没准还可以修一修,但玛尔塔总不能继续穿着他的旧衣服,女孩子嘛,总是喜欢新衣服的,他身为男人要照顾好这个好姑娘。

只是鞭子而已,不要就不要了。

“请等一等。”玛尔塔拦住了凯文还回鞭子的手,转身在帐篷里。

凯文叹了口气,“别理她,小孩子闹脾气,这条鞭子收回去,至少给我四先令。”

“三先令,现在先令值钱着呢,给你两先令我不就亏了?”商人掏出三先令,明显是不打算和凯文耗下去。

凯文没有过多纠缠,得罪了一个商人他就相当于得罪了这条道路上的所有商人,三先令就三先令,据他了解应该也少不倒哪里去。

此时玛尔塔从帐篷里出来,手里抱着什么东西,等了眼凯文,“我不是说了等一等吗?”

“我的好姑娘,你又打算干什么?”凯文翻了个白眼,“别告诉我你打算那我的罐子去换东西,箱子也不行,我会把你扔去喂老虎,正好来张虎皮多赚点钱。”

“闭嘴吧你。”玛尔塔没好气地回答,露出了怀里的东西。

是她刚来时的衣服和手枪,蓝白色的礼服看起来跟新的一样,上面的宝石还熠熠生辉,那把银色的手枪也光滑无比,精致的花纹没有一点瑕疵,仿佛完美的工艺品,而不是武器。

“这些东西,”玛尔塔展示给商人看,“只需要四十五英镑。”

商人被气笑了,“四十五英镑,你怎么不去抢!”

玛尔塔却很认真地说:“这件衣服是三十英镑,这把手枪是二十英镑,因为我使用过,所以给你少算五英镑。现在城里贵族很流行这样的款式,而这件礼服更是出自瓦尔莱塔小姐之手,这把枪是里奥.贝克先生生产的。相信我,只要你不说,那些贵太太大小姐不会看出来它们是二手货,你甚至可以把价格抬高到六十英镑。”

“哦——你是从城里来的?”商人将信将疑地问到。

“贝坦菲尔家的小姐穿过这套衣服,也使用过这把手枪,”玛尔塔回避商人的问题,继续说,“有的是人想要同款,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找我追回这些钱。”

最后商人用四十五英镑买下了玛尔塔的衣服和手枪,凯文握着这笔巨款,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吧玛尔塔......你居然认识贝坦菲尔家的小姐?”

“嗯,”玛尔塔点了点头,侧过头笑着问到,“我不是‘家里出了事故的小姐’吗?”

凯文愣了愣,没想到玛尔塔还记得刚见面时自己说的话,把衣服往玛尔塔怀里一塞,催她去换衣服,“去去去,赶紧看看衣服合不合身。”

其实他心里有些感动,那套装扮是唯一可以证实玛尔塔贵族身份的物品了,而玛尔塔为了他的新鞭子,将它们买了出去——四十五英镑!天哪,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见得最多的就是便士和先令,他甚至没见过马克!

身份的差距在这一刻瞬间拉高,他完全想不出用三十英镑来买套衣服的事情,但是那群贵族想到了。

玛尔塔很快就出来,两套衣服上半身其实差不多,只不过一套下半身是更保暖更方便的长裤,大概是冬天穿的,而玛尔塔身上穿的则是清爽漂亮的长裙。

玛尔塔转了个圈,问凯文:“好看吗?”

整套衣服看起来像是军装,棕色的长西装里是白色的衬衫,打着红色的领带,腰上的宽腰带让上半身看起来英气而苗条;下半身则是款式简单的棕色直筒裙,长至膝盖,既方便活动又不至于太短,鞋子则是棕黑色的短靴,显得玛尔塔挺拔敏捷。

“漂亮极了!”凯文不正经地吹了声口哨。

然而玛尔塔还没为赞美开心一下,就因为凯文接下来的话而愣了一下。

“所以玛尔塔,你介意告诉我你的姓氏吗?”凯文询问到,他看起来就像是不经意间地询问,但心里却是有些好奇,听玛尔塔的描述,贝坦菲尔和贝克家族还未破产,依然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莱利家族没听说过有女孩,他确实是很好奇玛尔塔是那个家族的,毕竟他对这些贵族没有太多了解。

——————————
碎碎念:
据我查到的资料,玛尔塔的名字是个俄国名字,虽然有英文翻译x但是贝坦菲尔的姓氏我没在英国姓氏里查到,倒是俄国有“бетанфелл”的姓氏,翻译为“贝纳菲尔”,也有人翻译为“贝坦菲尔”,所以原本我打算用俄国的制度的。
但是考虑到英国背景更为方便,加上游戏剧情也是如此,作为同人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写英国制度好啦x(而且也有可能是我看漏了,或者是找错资料了嘛)

关于英镑:
在十九世纪的时候,三十英镑是一个中等家庭一年的收入,《简爱》中女主人公的工资就是一年三十英镑,学费也差不多是这个价格。三十英镑在今天相当于三万—五万左右。
一英镑等于两马克,一马克等于十先令(一先令相当于如今人民币80-100元),一先令等于十二便士。
曾经在1860年发行过四分之一便士的法斯(约等于人民币1-2元),但因为后期物价上涨而取消了。

所以凯文和商人对于几十英镑的态度并不是太夸张哦x以凯文当时的处境,一个月能有一英镑都是发了横财了,更别说像玛尔塔这样花三十英镑买衣服。

今天话有点多不喜欢可以跳过ww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