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2(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玛尔塔所想象得那么忙碌,她无所事事地抱膝坐在帐篷里,透过帐篷的门看凯文带着牛仔帽,在外面洗碗洗锅。

“凯文平常都做些什么呢?”玛尔塔突然开口询问,她这么问也是想知道,以后她需要做些什么。

凯文倒掉洗碗水,漫不经心地回答了玛尔塔的问题:“平常没什么好做的事情,缺水的时候去接点水,缺食物的时候去找点食物,有野兽来了就打打牙祭,闲得无聊了去城里找点乐子——我差点忘了,我现在身无分文。”

没有一点规律的日子,得过且过,过不下去了就换个地方继续自己的流浪生涯。

玛尔塔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她只是把并拢的双腿放下来,换了个凯文觉得比较顺眼的姿势,“那以后我可以负责去接水、找食物,有野兽来了我也许可以帮点忙。”

“这可不是你们训练的那些招数可以解决的,”凯文看了看剩余的水储量,“野兽和人毕竟不一样,你们学会的打架方式可没办法应付他们的爪子和牙齿。”

凯文拿着装水的水桶,路过玛尔塔时拍了拍她的脑袋:“安心待在这里看着东西,我去接点水。”

其实这里根本没有人,哪需要看着东西?凯文这么说只是不想伤了玛尔塔的自尊心,他认为自己好歹还不是太混蛋。

玛尔塔只好答应他。

水源是在里帐篷大概五公里远的一汪池塘,这里算不上沙漠荒原,但也没多少水源和植物,这汪池塘还算珍贵,平常也不是没有其他动物来这里喝水,凯文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它们,将水带回去后过滤干净,煮沸饮用。

轻松的任务,唯一困难的大概是路程大约需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回一趟至少也是两个小时左右,但接回来的水可以坚持一星期,哦,即使有了个大小姐也能坚持个三两天吧。

凯文托着装满水的水桶走在回去的路上,他估摸着还有一半的路程,想起还在帐篷里等着的玛尔塔,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她会感到无聊吗?还是说害怕?不,她一个人走了七天来到这里,战胜了野狼活了下来,也许不至于害怕。

此时,上空爆发出鲜红色的烟雾,那是他给玛尔塔的信号枪发出的信号。

凯文看见红雾,急忙丢下水桶朝着帐篷所在地跑去。

坏了,肯定是有野狼野狗什么的去到了帐篷那边,玛尔塔才动用了信号枪。真是的,怎么刚给她就有危险了,他明明避开了每个狼群的狩猎路线,也避开了所有野兽的领域,莫非是城里的人?但也不会这么早就发现她啊,他也刚捡到玛尔塔几个小时而已。

胡思乱想着,凯文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慌忙到了什么程度,甚至急的扔下了水桶,而余下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他缩短到了十分钟。

为什么这么慌忙呢?明明只是个刚捡到没多久的贵族娇小姐而已。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遇见这么坚强的,不看轻他的人了吧,靠着一块面包和一点水生存了七天,靠着把除了好看或许并没有什么用的小手枪打退了野兽,这已经足够让他刮目相看了。

说真的,其实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只有那么一点点地,敬佩着玛尔塔吧。

凯文火速冲回了帐篷,但他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忧,毕竟十分钟已经足够很多事情发生了。

不过当他看着玛尔塔疲惫地瘫坐在地上,一旁是淌着血咽气了的灰狼时,他大脑空白了几秒。

“没受伤吧?”凯文走到玛尔塔身边,仔细地打量着她,检查看身上有没有伤口。

玛尔塔朝他轻笑了一下,晃了晃那把黑色的手枪,“凯文,说好的我永远用不上这只手枪呢?”

言下之意就是她用手枪解决了这匹狼,所以并没有受伤。

凯文搭在玛尔塔双肩的手紧了紧,“也就是这次运气差才会遇到被族群赶出来的孤狼,我明明已经避开了狩猎路线和它们的领地,不过总比遇到狼群好。”

“我觉得......”玛尔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凯文抱在了怀里。

凯文将头靠在玛尔塔的肩上,轻叹了口气,“小姑娘,以后跟紧点,保证没有再让你用上手枪的机会了。”

“你同意我一起去接水找食物了?”玛尔塔眼前一亮。

“是的,”凯文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扣在玛尔塔的头上,“虽然看起来我们已经有多的食物了——哦你不会挑食不吃狼肉吧?蔬菜还有些的——但是现在我们得先把水桶找回来。”

玛尔塔想了想,有些好奇地询问:“所以说你是看到了我发送的信号后,把水桶都扔下了,只是为了回来救我,而且还可能来不及救?”

凯文摸了摸鼻子:“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是的。”

“那我还真是荣幸,”玛尔塔无奈一笑,扶正了凯文扣在自己头上的牛仔帽,“现在我们去找水桶吧。”

“记得跟紧点,小姑娘。”凯文吹了声口哨,转身上路,脚步刻意放缓。

至少不能叫她“大小姐”了。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