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8(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脚步声不紧不慢,带着恰到好处的从容,不像是水手们,也不像是偷偷逃票的人,应该的莱特他们已经开始派人搜查了,而莱特恰好来到了最容易藏人的底舱。紧接着是相比之下更加沉闷和急促的脚步声,凯文猜测是水手。

一行人将底舱翻了个遍,能打开的箱子柜子都打开了,唯有凯文和玛尔塔藏身的箱子因为钥匙断在锁里的原因还未被查看。

这么大的一个箱子,莱特和水手他们都不可能忽略掉,“打开它。”莱特命令水手。

水手犯难地谄媚一笑,“莱特老爷,这个箱子的钥匙断了,我们没办法打开,除非去找锁匠。”

莱特沉吟了一会儿,“还有多久开船?”

“还有二十分钟,您大可以尽情查看。”水手继续回答。

从码头到锁匠那里,来去少说都不止半个小时,若是平常,莱特大可以动用贝坦菲尔家族的特权,延长那么十几几十分钟出海,但是这不是一般的船,这是驶向美国新奥尔良的,女王可不希望去任何一艘去美国的船延迟。

若是暴力打开,铁箱子不比木箱子,还是这种看不见螺丝的铁箱子,若是让水手和莱特两个不怎么了解的家伙去开启的话,难说不会过度,倘如玛尔塔真的在里面,莱特可承担不起拿电锯把小姐切成两半,或是拿锤子把小姐砸的稀碎的惩罚。

说到底,莱特也只是一位老管家罢了。

“别急,老爷,您看这箱子打不开,贝坦菲尔小姐和那个流浪汉也进不去,如果您还是不放心的话,我倒是有一个验证的方法。”水手也知道从这里去铁匠铺锁匠铺那里要多么久,急冲冲地想讨好莱特。

莱特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但水手误以为莱特让他立马动手,于是立马抄起一旁的尖锐的长铁钉,从铁箱子中间插进去。

做完这个动作,水手还激动地看向莱特,渴求得到夸奖和奖励,“里面没有人,莱特老爷,是空的!”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莱特一瞬间变得苍白的脸,直到听见水手说没有人才稍微恢复了一点脸色。他狠狠地皱起眉,拿手中的手杖敲在水手的腿上。

莱特力气不小,水手白了一下脸,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生气。

“幸好没人,”莱特还是挂着温和的微笑,只是藏在金丝边眼镜后面的瞳孔里的冷光,反映出他的不悦,“若是小姐在里面,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我是说,你的下场。”

耽误不去太多时间,水手脸色黯淡,冷汗直流,哆嗦了半天不敢说话,莱特见状也不多说什么,转身踩着他那高档皮鞋,用轻缓的脚步离开。

直到最后,莱特他们也没能在船上找到凯文和玛尔塔,只好找找其他的船上有没有什么线索,猜测他们是不是换了艘船。

而凯文则反手按住玛尔塔肩膀,告诉她不要轻举妄动,他们又在箱子里待上了好一会儿,等甲板上热闹起来了才有所行动。

凯文拿出早早准备好的小圆锯,大概半个多手掌那么大,打开开关切割着插进来的铁钉。

切割时会发出噪音,所以凯文才一直等到现在,到时候甲板上的人声和敲击着船身的海浪声可以掩盖噪音,若是不幸被人听见,也会大打折扣。

上等舱里的家伙们会认为这是低等舱里那群穷鬼的低俗玩乐,是绝对不可能下来查看的;而偷渡的、或者是穷苦的人们,他们没精力,也没那个特权来到底舱查看。

凯文小心翼翼地割断铁钉,才开始撬锁,打开箱顶盖出来透透气,谢天谢地这个箱子有个小小的洞可以当换气孔。

“没事吧?”铁钉插进来的时候虽然凯尔和玛尔塔都避开了,但不免收到一些波及,凯文自己只是觉得衣服破了条口子,却担心玛尔塔被铁钉伤到,那铁钉上还有修就,若是割了条口子很容易得破伤风。

玛尔塔摇了摇头,安慰地看着凯文,“我没事,只不过躺久了身子有些不舒而已,哦,还有我的肺。”

“那就好,”虽然嘴上说着好,但凯文还是把玛尔塔上上下下地打量个遍,确定没有伤口,连衣服都没破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凯文从角落里翻出之前藏起来的皱巴巴的衣服,准确来说他把行李全都团吧团吧藏在了各处,因为是轻装上阵,行李很少,所以莱特也没发现异样,只不过有些可惜这些还算可以的衣服。

穿上外套遮住背后的口子,凯文和玛尔塔从底舱出来,忽视掉人们大量的目光,装作这样很正常,若无其事地回到了他们订的二等舱内——虽然一等舱对他们而言还太奢侈,但买买二等舱还是没问题的。

“饿了吗?整理好了我们去餐厅吃饭吧。”凯文关心到,有意识地凸显自己的体贴。

然而玛尔塔并没有多想,在她看来凯文一直都是这样子说话的,因此爽快地答应了,“好呀,马上就好——可以了可以了,走吧。”

一时间不知道该是高兴玛尔塔没多想,还是该对此感到无奈的凯文唇角抽搐了几下,跟在玛尔塔身后出去了,“餐厅在左边。”

“是右边,左边那个是舞厅。”玛尔塔纠正。

凯文有些窘迫地耸了耸肩,“都差不多,都差不多。”

明明经常发生的事情,但当他知道自己喜欢玛尔塔后,总是会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情绪——窘迫,嫉妒,生气,无奈,羞涩和......迷恋。

他一定是疯了。凯文分神想到。

玛尔塔正和凯文说这话,不小心装上了迎面走来的女孩,女孩吃痛地捂住了额头,后退了几步,玛尔塔因为自己的身手待在远点,但还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抱歉......”两人同时开口,然后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对方。

“艾玛?你怎么——”

“玛尔塔,你不是已经——”

两人的话都没说完,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凯文在一旁,对于两个贵族女孩之间的友谊撇了撇嘴——他才没有嫉妒艾玛。

但是,贝克家族的小姐怎么在这里呢?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