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7(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解释,解释些什么呢?

玛尔塔微微怔住,不知从何说起,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是贝坦菲尔家族的独生女。”

“这代表我从出生之时,就是被放弃的。他们想要我成为一个......能让人喜爱的女孩,能让其他家族满意的妻子,能打理家庭的女主人。”

“倘若我能组织、委派、教导仆人并明智地安排一切财务支出,那为何我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军人,甚至是军官?我的骑术不比任何一位骑兵上尉差,我的射技也不比那群枪兵差。”

“我偷偷换上男装,用虚假的身份开始接近军队,当最底层的杂兵,渐渐当上了地勤,指挥飞机升降。然后,我就去了战场,也因此有了军衔,但同时我也被家人发现,带回了家里。”

“他们为我找了份工作,在他们看来很适合我的工作,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装,微笑着服务客人。这不是我喜欢的工作,最终他们松口让我以真实的身份继续原先的地勤工作,我也因此结识了亨利。”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尊重我的梦想,甚至帮助我实现它,我承认我喜欢上了他,父母也觉得他是完美的结婚对象——因为他的身世和家产,我也这么觉得。当我和他在一起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实现我的梦想,我也能拥有一份爱情,我以为我不会有这样的东西,我们会很幸福。”

玛尔塔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灰暗了下来,“如何不是我差点害死了他,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疏忽的话......他的飞机出了事故,他差点就没法当飞行员了......我不敢,没办法继续爱他,我自私而又胆小,他不应该跟我在一起的......这次运气好,他没有出事,那么下一次呢,我害怕......”

“我不想嫁给亨利,不想再受困于家族,我逃了出来,听说在荒郊野外,有个流浪的旅行者,我走了许久去找你,想跟你一起流浪,去见证更多多风景,想排上用场......”

凯文揉了揉玛尔塔的头发,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玛尔塔的话,她忐忑地看着凯文,“你不会赶走我,对吗?”

“你喜欢他吗,那个亨利?”凯文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玛尔塔,“就算你如今不想和他结婚,在心里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玛尔塔沉吟一会儿,“不,曾经我确实喜欢过他,但我不会受限于爱情之间,如果放手对我们而言是最好的方法,那么何必还耿耿于怀?我已经不喜欢他了,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和恋人,但不是我的。”

说到这里,玛尔塔无奈似地微微勾起唇角,“可能我真的很难与什么人长相厮守吧。”

“既然如此,”听了玛尔塔的回答,凯文反倒松散了不少,嬉皮笑脸地跟玛尔塔说话,“那我允许你跟着我一起旅行——不准说是流浪!”

捏了捏玛尔塔光滑的脸颊,凯文没心没肺地说到:“快点睡吧,我守夜,等那群人来了我好藏箱子里。”

“那晚安,凯文。”玛尔塔自认为没有凯文那样精准的生物钟和侦查能力,刚刚或许还和凯文离了心,因此乖乖地听从了凯文的安排,闭上了眼睛。

凯文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拍着自己的手掌心,扪心自问,自己有因而玛尔塔多身份而跟她离心吗?

有,在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他甚至生出了和玛尔塔分道扬镳的想法。不仅仅是因而她的贵族身份,而是因为被欺瞒的愤怒,还带着点......关于她未婚夫的嫉妒。

他知道自己在吃醋,因为他喜欢玛尔塔。

如果不是亨利的事情,凯文很难意识到这点,年龄是迷魂药,经历又是一剂迷魂药。但他做事一向随心所欲,如果他喜欢玛尔塔,那么和她的身份又有何关系,只要玛尔塔心里没有装着其他人,只要玛尔塔愿意随他流浪,他干嘛不乘机而入,近水楼台先得月。

凯文轻声哼着美洲摇篮曲,略带沙哑多磁性声音唱起这种歌意外地柔和,玛尔塔在歌声中渐渐睡着,凯文靠在墙上,胡思乱想着一些他自己夜说不出来的东西,直到第二天早上天亮,他听见了脚步声。

水手船员,乘客,莱特那边的人。不管是谁,只要对方有可能来到这里,他们就要做好应付工作。

“醒醒,玛尔塔。”凯文拍拍玛尔塔的脸颊。

玛尔塔皱了皱眉,强撑着睡意醒了过来,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打起精神,用眼神询问者下一步。

凯文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拿出双面锁和小工具,确定好了藏身之处——一个巨大无比,完全可以容纳他们两个人的铁箱子。

但当凯文撬锁的时候,发现锁眼已经被断掉的钥匙堵住了。

“见鬼。”凯文低骂了一声,为了不暴露,他要保证锁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只好跳过撬锁的项目,直接拿工具把锁从外面扣了下来。

然后他用一把不需要了的钥匙插进双面锁,用力一弯将钥匙断在了里面,然后将双面锁镶入原先放锁的地方,确保从外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后,和玛尔塔钻进了箱子里,盖上盖子,并从内部把锁锁上。

静静等候了一段时间,凯文突然朝箱面贴去,“玛尔塔,朝一旁挪一挪,将中间留出空隙。”

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玛尔塔还是照做了,两人中间留出不小的空隙。

当想要确认一个打不开的箱子里有没有什么东西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用尖锐的东西刺下去,如果有阻隔,那就代表有东西。莱特那群人是不会冒着风险这么做,他不敢伤害到玛尔塔,但是那群水手可不一定了。

而铁箱子,最好刺入多地方就是中间的部分,一般人下意识都会插那里,然后才会去试探四周。当水手刺了一次没察觉到异样之后,他们通常就懒得试探四周了,因为四周很难刺进去,而时间紧迫,莱特和水手都不会去找专门的工具工人打开箱子检查。

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一劫能很顺利地躲过去,登到达美洲之后,莱特就已经错失了先机,贝坦菲尔有没有能力在短短时间内远程通知到那边的心腹。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晰的脚步声迫近。

有人来了。

——————————
这章不需要碎碎念吧?

咳咳,双面锁的确存在,这里不多说。
玛尔塔的话“倘若我能组织、委派、教导仆人并明智地安排一切财务支出,那为何我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军人,甚至是军官?我的骑术不比任何一位骑兵上尉差”基本上是官方原话,小部分修改。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