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6(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就如同之前逃离狼群来到这里时一样,凯文收拾好了东西放在板车上,朝着城镇的方向行走,唯一不同的时这次板车上没有了玛尔塔。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秃鹫盘旋,野兽横行;地面已经裂开,没有多少水汽,连带着植物也稀稀拉拉的,相比之下,原先的营地好歹还有几分绿色。

而如今也没办法避开所有的危险,每到一个新地方凯文第一时间是去寻找水源,却不一定能找到,水已经被太阳晒得温热,甚至有股味道;每天晚上点燃篝火,轮流守夜,拿着枪支,不敢睡死过去。

因为你不知道有什么在等你睡着后伺机而动。看见光点怕是鬣狗饿狼,听见风声担心秃鹫啄食自己的躯体,觉得木箱会被白蚁啃噬,蜘蛛会爬进自己的嘴里,蜈蚣会藏进乱糟糟的头发,水里有着水螅,蝎子会将尾刺刺入体内,毒蛇吐着芯子潜伏在附近。

好在一路走来昆虫蛇类遇见不少,却没遇见豺狼虎豹一类的动物,而那些虫子也被凯文烤来加餐了,味道意外地不错。

而他们走走停停,将近十天在来到郊外,不再是鸟不生蛋的荒无人烟之地了。

手握四十五英镑巨款的凯文找了个旅店和玛尔塔好好地睡了一觉,换洗了衣物,也顺便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

板车被旅店老板买了过去,凯文也顺手扔了几个或许不再需要的罐子箱子,和里面的东西,剩下的则被他安放在租来的马匹上,自己则和玛尔塔坐在马车内,等着去城里购买物资,变卖“家产”,然后坐蒸汽邮轮去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再坐火车去德克萨斯——艾米丽和奈布就在那里。

严格来说,玛尔塔之前参加的那场战役才是真正的英国发动的战争。发生在德克萨斯的其实是美国和墨西哥的争夺战,德克萨斯原本归为墨西哥,后来德克萨斯独立成为德克萨斯共和国,又被美国收取,墨西哥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而美国即使脱离了殖民地的命运,正在高速发展,却也缺少底蕴,战斗力与墨西哥不相上下,特意请求曾经的宗主国英国,签下条约愿意让出大部分初土地外和主权外的利益,因此,英国女王不顾国家刚结束混战没多久需要调养,派了部分士兵前去美洲志愿,艾米丽和奈布才能去到德克萨斯。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系在何处,人就该在何处。

到达城里时,差不多快傍晚了,两人合计一下决定今天去买明天的船票,然后乘船去到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港,在那里坐火车,再去到德克萨斯,中途还要小心遇到敌人。

所以说战争确实让人讨厌。

先火速将“家产”到当铺贱卖掉,卖不出去就贱卖,实在没人要就扔了,才去到港口买船票。

玛尔塔一直都低着头,看不起外貌,还抢了凯文的帽子藏住自己柔顺的褐色长发。

凯文牵着玛尔塔的手拉着她在人群中穿梭,分心用余光打量了一下玛尔塔。淡棕色的牛仔帽扣在头上,有几缕俏皮的卷发脱离了帽子的束缚,贴附在白皙的皮肤上,水润的棕色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和粉嫩的唇瓣表明着她少女的美丽,但眼角上扬,眉眼间是凌厉的坚决,仿军装服饰虽然看起来像是廉价的麻布,不损她的英姿飒爽。

看起来很漂亮,凯文觉得至少比在一旁穿着玛尔塔之前卖掉的蓝白色礼服,叨叨絮絮地朝着同伴炫耀的女孩好看多了。

于是凯文不动声色地握紧了玛尔塔的手,在玛尔塔疑惑地微微抬头时装作不经意地扭过头,不看她的眼睛。

船票总共是八先令,明天早晨七点出发,凯文接过船票,带着玛尔塔去找旅店。

也许是去德州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也许是因为离开了人群,即将到达旅店,玛尔塔总算是抬起了头,把头发放了出来,将帽子还给了凯文,亲手扣回他的头上。

没等凯文询问,玛尔塔自行解释了起来,还笑了笑缓解自己心中的小尴尬,“那个,你知道的,我的家族......嗯......落难了所有我有点不敢抬头。”

“如果老爷知道您这样诅咒自己的家族,定然是会生气的。”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白发老人,带领着几个人出现在凯文和玛尔塔的面前,嘴角的幅度恰到好处,但身后不苟言笑的几人却表明着来者不善。

玛尔塔脸色变得苍白,嗫嚅几下嘴唇,“莱特先生。”

听见玛尔塔的称呼,莱特的脸色缓和了不少,“贝坦菲尔小姐,我们找了您许久,没想到您与这位有名的流浪者在一起,是我们的疏忽。如今终于发现了您,还请您回到庄园里,以免老爷发怒,而您之前的话,在下未能听清,这点只能向老爷说声抱歉。”

莱特对于玛尔塔的态度可谓是尊敬,还带着点看待调皮孩子的温和,对于凯文,即使没有露出嫌弃或者是看不起的态度,话语内却透露着凯文配不上玛尔塔的意味。

“玛尔塔.贝坦菲尔?”凯文不可置信地看着玛尔塔,明白了玛尔塔为何在当初见面时对于自己的犹豫不决,为何走在街上时低着头掩盖自己的外貌。

老人走进玛尔塔,没有搭理凯文,“小姐,请不要再任性了,老爷和夫人已经定好了您和亨利少爷的婚礼日程,在下建议您该和夫人以及其他小姐讨论如何当一位妻子和女伴。您的婚纱和礼服已经准备完毕,都是由瓦尔莱塔小姐设计缝制,礼服材料来自东方的丝绸,现在您穿着的麻布是不合礼的。”

“莱特先生,我......”玛尔塔抑制住自己的颤抖,扭过头祈求地盯着凯文,无声地求救。

凯文和她对视一眼,二十几天来培养的默契让玛尔塔得知了他的计划,于是玛尔塔盯着莱特,深吸一口气坚定了眼神,然后迅速后退,从腰间的小皮包里拿出凯文给自己的枪,对准的不是莱特,而是自己。

“别过来,”玛尔塔命令到,“莱特先生,后退,你知道的,我既然之前敢跑到战场去,现在也敢开枪。”

莱特没有上前,看着玛尔塔手里铜黄色的枪支,举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好的,小姐,如您所愿,但还是请您随我们回到庄园。”

那两个人,打算抢夺枪支。玛尔塔看出来莱特的打算,不动声色地向左边移了移,递给凯文一个眼色,凯文了然地眨了眨眼睛,握住皮鞭,随时准备发力。

玛尔塔和凯文的区别就是,玛尔塔是上过战场,受过训练的人,她能根据细微的动作判断对方的大部分意图,从而想出对应方法;而凯文没受过系统的训练,更多到是一点一点自己提升的,没有特定动作,没有特定招数,胜在防不胜防,随机应变。

两人交换了眼色,玛尔塔装作想要离开的样子慢慢后退,在接近自己的目标的时候,突然对着地面开了一枪,鲜红色的烟雾将两方人笼罩,顿时间迷失了方向。

这是凯文给玛尔塔的信号枪,趁着对面还未适应,凯文利用鞭子将帽子扔向前方,然后套住玛尔塔朝着旁边小巷子跑去,藏进垃圾桶里。

待烟雾散去还需要很久,莱特不想耽搁,指挥身后的人搜寻,“你们两个,去前面,你们去那条巷子,你们去看看后面。”

因为这里也是贵族聚集地,垃圾桶每到傍晚就会有人清理,所以也没有异味或是垃圾,玛尔塔和凯文藏在里面不算难受,那两个人搜寻的时候也考虑到这点,会打开垃圾桶查看。

脚步声越来越近,凯文和玛尔塔在最里面的大垃圾桶旁边的中等垃圾桶里,虽然很挤,两人难免贴得很近,但比大垃圾桶保险多了。

耳边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大概是大垃圾桶被打开了,眼看他们即将被发现,总算有人发现了凯文扔掉的帽子。

“快点,在前面,他们已经跑掉了。”莱特或许也相信了玛尔塔和凯文的把戏,让人们去前方搜寻,恰好错过了他们所在的垃圾桶,这让两人都松了口气。

玛尔塔和凯文根据脚步声分析走了多少人,在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才爬出了垃圾桶。

“他们会搜查所有的旅馆、公园等能睡觉的地方,第二天早上还会去港口和船上寻找我们,”玛尔塔急忙跟凯文透露莱特接下来会有的动作,“我们得找个藏身之地。”

凯文思索了一会儿,想到了一个好去处,“半夜港口和售票处会关门吗?”

玛尔塔摇头,“不会,因为晚上会有人买票,不过在半夜的时候虽然开着门,但因为没人会在凌晨三四点买票所以会松懈很多,可与此同时,他们不允许有人睡在大厅里,也不怎么欢迎有人进去逗留。”

“我们不睡在大厅,”凯文得意地笑了笑,像是为自己天才的想法沾沾自喜,“我们直接溜到港口,如果我们要上的船恰好在那里,就躲开巡逻的人上去,睡甲板或者睡仓库甚至睡船长室都行,只要早点醒来别被发现就行,第二天就藏在最底层的船舱内,那里基本上都是放些杂物和器具,如果他们要来那里,我知道怎样从内部锁住那种大箱子,他们发现不了我们的。”

“好主意。”玛尔塔赞叹,和凯文回到了售票处,悄悄地溜进了港口。

他们要乘坐的是丽星邮轮,运气好的是,丽星邮轮已经靠岸,并且上面的人已经走空了。

目前正值天黑,玛尔塔和凯文运用自己的技巧和身边的物品,成功避开了巡逻队,黑灯瞎火的地方,基本上没配多少灯,他们也就仗着黑夜上了船。

凯文原是打算睡船长室的,大摇大摆神气十足,活像个狐假虎威的狐狸,当然被玛尔塔揪着耳拖到最底层,撬开锁又锁上门,就干脆直接睡在底仓了。

因为这里通常会比较潮湿,甚至有虫子老鼠穿梭其间,一直是堆没用器具的地方,也是无数偷渡的人的选择,水手们有时会来搜查,但通常情况下,这里很安全。

反正这环境比之前的那十天长途跋涉好。

正当玛尔塔为莱特的事情放心下来时,凯文却开口了,“所以说,玛尔塔.贝坦菲尔,不跟我解释一下吗?”

特别是那个叫亨利的家伙,凯文想到这个要和玛尔塔订婚的人,心里就非常不爽。

——————
一些碎碎念:
对不起这次话还是特别多,主要是说说制度邮轮啊啥的,可以不看,看文就行......这章有3500字呢,比之前的2400字还多了一千一,就当是我番外晚放的补偿啦ww

船票我找了找没找到资料,翻墙去翻译了一下外国的论文还是没找到(可能是关键词错了吧),但是找到了有关那时候音乐会的门票,所以船票在此基础上改了改,论文地址:https://hlq.pennpress.org/media/34098/hlq-774_p373_hume.pdf(下载地址,英文,本人只使用部分资料作为参考)
然后德克萨斯一开始的确是墨西哥的地盘,后来独立,然后被美国拿走了(详细自行搜索),文中的战争是我自己编的,德克萨斯其实该叫得克萨斯,美国改的名字,我是因为输入法的原因,而且叫德州要好看点x
制度什么的不要当真,飞机火车汽车是在二十世纪初发明的(我的意思指能使用,准确来讲火车等在十九世纪的确有但不能载人或者是不能使用)。
新奥尔良港口的确有,丽星轮船是取自现实存在的邮轮。
邮轮一开始是用来寄信的,后来才开始载人。
邮轮和游轮不一样的地方是,邮轮是用来赶路的,游轮是用来玩的,两者性质不一样。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