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5(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凯文知道的最知名的贵族姓氏,就是贝克、莱利、贝坦菲尔这三个。

其中,贝克家族是靠着武器买卖方面逐渐登上当前的地位的,最近战火不断,贝克家族也因此迅速崛起;莱利家族则是较为保守的贵族,主要是在政治、文学方面出没得比较多,长子弗雷迪.莱利风头正盛,政坛上有一席之位;贝坦菲尔则是军事世族,手握一定军事权利,培养出来的军官士兵在战场上占重大位置。

新起的还有薇拉.奈儿,虽然严格来说她只是有钱的女士,不过考虑到她出众的外貌,凯文决定把她归类进贵族里。

而玛尔塔的姓氏会是他知道的那几个,还是说他根本就没听过?

“列兹尼克,”玛尔塔顿了顿回答到,“我的姓氏是列兹尼克。”

挺熟悉的一个姓氏,凯文在记忆里扒拉了半天才想起来有关这个姓氏的事情。

特蕾西.列兹尼克原本继承了来着父母的大笔财产,然而因为她热衷于机械研究发明,挥霍完了所有财产。

凯文上下来来往往地打量着玛尔塔,咂嘴摇头晃脑地说到:“你怎么看也不像是传闻里,那个热爱机械的羸弱姑娘啊,倒不如说你更像贝坦菲尔多一点,而且列兹尼克不是叫特蕾西吗?”

“这是个复杂的故事,”玛尔塔拍拍凯文的肩膀,眼神微微往一旁飘忽,很快又恢复过来,盯着凯文的双眼,“其实,特蕾西虽然作为贝坦菲尔的孩子,却身体羸弱,因此没多少人在乎她;而我身为列兹尼克,却一心想当名空军,当一名军官。也因此我们交换了身份。”

凯文抽了抽唇角,“就跟《王子与乞丐》里写得一模一样。”

“你居然看过吗?”玛尔塔故作惊讶地捂唇,夸张地眨巴着眼睛。

凯文挥手就跟赶蚊子似地在她面前甩了甩,“成成成你还是继续说下去吧,再吐槽我几句我可能要吐血。”

玛尔塔闻言站起身,不知从哪里摸出几枚勋章展示给凯文看,“瞧,我现在已经是上尉了,虽然并不是以我的名字......如果不是家族的事,这个月我该升到少校了。”

虽然觉得玛尔塔之前的解释有些不对劲,但此刻凯文的心思被玛尔塔的军衔和徽章吸引过去,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这些东西,他也一样。

征求了玛尔塔的同意后,他拿了个徽章在手里仔细观察,连声赞叹,“我的上帝啊,虽然我并不相信神明但我还是要说,我的上帝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升到上尉至少要七年之久,你的身份是不是被人知道了?”

见凯文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玛尔塔的话匣子也打开了:“我也这么觉得,有一次我差点被父亲,我是说被贝坦菲尔家族的人发现,肯定有谁通风报信了,我当时穿的可是男装,用得假身份。不过升到上尉倒是个意外,是哪个长官哪个贵族来着,总之我用自己的血维持了他的生命,救助他逃离了战地,得知我在军队后,他直接送了我一份大礼。”

“你接受了?”凯文好奇地问到。

“没有,”玛尔塔摇头,“本来是没有的,不过有一点我说的没错,那就是有人告诉了家族有关我的事情,家族就逼着我升上目前的位置。我不是不开心,我想要一架飞机,能开在战地的那种,能发射炮弹击溃敌人的那种,他的举动无疑让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但是......我并不觉得开心,人们开始孤立我,就连比我高一等的长官们也神色复杂。”

玛尔塔换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坐在地上,跟凯文说了一个又一个故事:“他们才不是要中尉,小小一个中尉贝坦菲尔还不一定看得上,只是因为我身为女生,这辈子也达不到这个高度而已,他们只是趁机捞利,捞完就不会管我了,谁让贝坦菲尔这个姓氏属于军人,而我却是独生女呢?”

“贝克小姐是个友好的人,但有时也会变得很奇怪,比如遇到她的珍藏稻草人时......”

“瓦尔莱塔小姐虽然目前是闻名遐迩的设计师,但曾经她也是优秀的演员,她最经典的角色‘蜘蛛女’是个她的成名之作,也是最后的作品......”

“在战场上有位战地护士艾米丽.黛儿,她技术高超,但是却随身携带镇定剂......”

“曾经和雇佣兵奈布.萨贝达见过面,就在战场上,虽然我是地勤,但同时也是中尉,这可真是复杂的地位......”

玛尔塔似乎很喜欢这些过去的故事,把自己所见过的、经历过的趣事都一股脑讲述给凯文,“你呢,你有什么故事?”

故事......吗?凯文抬头看着天空思考,他走过很多地方,可以描述荒原大漠的凄凉,也可以称赞绝巘生木的伟大;可以讲述印第安人的风俗文化,也可以谈论法国皇室的风流情史。

但他没有故事,他想不起来任何一个可以让他动心,然后和玛尔塔分享,并侃侃而谈的事件。

所以最终他想了半天,也只是若无其事地低下头揉揉酸涩的眼睛,低声回答:“我没有故事。”

一个也没有。

玛尔塔听见他的话,摘下他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揉了揉他手感不错的头发,“那我就把我的故事送给你,你以后就可以说:‘我捡到一个女孩,她叫玛尔塔,美丽聪明勇敢善良。’当然我知道你是想说:“她是个小烦人精。”但我网开一面,允许你随意诉说我们之间的故事。”

“我捡到一个女孩,她叫玛尔塔,是个小烦人精,”凯文抬头把这句话用不知名的调子哼出来,“她原先是个贵族小姐,还总是引来狼群,要洗澡要刷牙还想逞英雄。”

玛尔塔无奈地单手撑着脑袋,听凯文唱出她的无数缺点,如果不是歌词是在说她的话,凯文唱歌还是蛮好听的。

“她总是不听话,偷偷跑去战场,给自己谋了个职位,她是全世界最麻烦的大小姐,”凯文唱到这里,停顿一下,又继续开口唱到,“但是,她美丽聪明勇敢善良,梦想是飞上蓝天,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好姑娘。”

一时激动就把这些话唱了出来,凯文到没有不好意思,或许有那么一瞬间,但现在他拿着新鞭子,嬉皮笑脸地看着突然害羞的玛尔塔,唱出了结尾:“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好姑娘,我多么喜欢她。”

她是不是该说谢谢?玛尔塔摸摸自己略有些发烫的脸颊,全然忘记了怎么说话。

好在凯文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想不想去其他地方看看,其他城市,或者干脆换个国家?”

玛尔塔羞涩的心思也收了回去,她看看自己身上的仿军服套装,坚定地对着凯文说到:“我想去战场,你的身手不亚于特种兵,如果你去那里加入雇佣兵团,或者是在军队里,就有钱,有个职位了。”

“你这是让我去送死啊,”凯文狠狠地点了下玛尔塔的额头,“五天后出发,看在你给了我四十五英镑的份上。”

——————
碎碎念:
《王子与乞丐》讲述的是王子和乞丐互换了身份生活的故事,是美国马克.吐温所著,第一版发行于1881年,文中架空所以提前十几年(理不直气也壮.jpg)
军衔的升职条件七年是我参照我国的要求写的,十九世纪的英国是如何的制度我没查到,这里要重点强调一下x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