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3(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夜晚悄然而至,凯文打水让玛尔塔洗漱睡觉,已经七天没怎么打理过自己的玛尔塔想清洗一下,略有些别扭地问凯文:“那个,我想洗个澡,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头发也洗一洗,浪费的水我可以去提来。”

“当然可以,女士总归是要干净些的。”凯文烧了热水,扔给她几颗茶树籽,又给了她一根杨树枝。

玛尔塔看着这些东西有些莫名其妙,在她印象里,洗漱应该是和洗发水、牙膏牙刷相关联,而不是几颗果子和一根树枝。

凯文才想起玛尔塔大概是不懂这些事情的,解释到:“茶树籽可以代替洗发水,杨树枝咬开做牙刷。”

“天哪,别告诉我你连牙刷都没有。”玛尔塔戏谑地看着凯文。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凯文居然拿出只牙刷来,得意地晃了晃,“我的确有牙刷,”凯文嬉皮笑脸地说到,“但是只有这一只,小姑娘,这可是我用的,我不嫌弃借你用。”

“别,”玛尔塔佯装嫌弃地摆摆手,“还不如杨树枝呢。”

“至于这个样子吗?”凯文帮忙把放满了热水的小木桶抬进帐篷里,“好啦好啦,先忍着,城里太远了,但是大概过个两三天会有商人过来,到时候我可以用皮毛什么的给你换点东西。”

其实玛尔塔也不是不能接受用杨树枝和茶树籽,如果它们照样可以起效果,那么继续用下去又有何妨?但她只是笑笑,说:“到时候我会帮忙大点猎物的。”

这么有趣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掺和。

凯文丢给她一张毛巾,“没有浴桶浴缸,你随便在帐篷里洗洗就行了啊,我去给你在外面烧着火。”

“我相信你不会来偷看的。”玛尔塔嘀咕了一声,进入帐篷拉上了门。

凯文不屑一顾,不过是十六岁的小屁孩,他怎么可能去看,专心致志地在外面烧火,毕竟他是个有风度的绅士。

玛尔塔要是知道他的心理活动肯定会笑出声来。

很快玛尔塔就穿着凯文给的睡衣从帐篷里出来,提着小木桶把水倒在了平常凯文倒脏水的地方,坐在凯文烧起来的篝火旁等着头发变干。

微卷的棕发还湿哒哒的,披在肩上向下滴水,火光柔和了她英气的眉眼,晕染了几分温柔;她的眼睛是如此的水润,她的唇瓣是如此的娇嫩,她的肌肤雪白而紧致;她还有着贵族的优雅和少女的纯粹,青春的光彩在她身上完美地闪耀着。

而她整个人散发着......茶树籽的清香。

凯文才从呆滞中回过神来,他知道玛尔塔很漂亮,但是很少去想她作为一个女人有多漂亮,更多的是一个后辈,一个朋友。

此时此刻他有些庆幸给玛尔塔使用了茶树籽了,这让他从玛尔塔矛盾但美妙的气质里回过神来,毕竟,这还只是16岁的小姑娘,而他,凯文,已经是二十七岁了,叫一句哥哥都像是自己在装嫩。

可去他的吧。凯文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他觉得是气氛原因,在空旷的土地上,微风吹拂着,头上是浩瀚的星空,面前是温暖的篝火,而恰好对面又是个青春的少女,多巴胺稍微分泌得多一点也正常嘛。

所以他要做的是打破这个良好的气氛。

“你看那颗莹绿色的星星,”凯文憋了半天来了一句,“像不像饿狼的眼睛?”

果不其然,玛尔塔温柔的神情一瞬间,变得就像再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凯文,正欲开口说话,一声嚎叫彻底打破了气氛。

说什么来什么,凯文看见黑暗中,几双发着绿光的眼睛在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却因为火的原因而没有贸然上前。

凯文倒吸了口气,他明明已经避开了所有狩猎路线和领地,为什么自从玛尔塔来了以后他的帐篷在短短一天内,遭遇两次狼袭。第一次是脱离了群体的老狼,而这一次却是狼群出动,还庆幸现在不是冬天,狼群没有成堆聚在一起活动而是只有四只吗?

凯文握紧了腰侧的枪,若是狼群扑过来就迅速开枪,他咬牙切齿地对着玛尔塔挤出一句话:“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你一条命。”

什么旖旎的想法,什么良好的气氛,全都碎成了渣,消失不见。

玛尔塔也捡起放在身边的黑色手枪,警戒地看着四周,“不,其实是上辈子你把我扔了喂狼,所以这辈子我来找你还债了。”

“你敢把我扔去喂狼自己跑掉我下辈子就把你扔去喂狼!”凯文看着开始骚动的狼群,拔出了枪上膛,这一战无法避免。

玛尔塔学着凯文的样子吹了声口哨,“死循环。”

狼群开始试探地靠近两人,凯文将枪对准头狼,“放下你的枪小姑娘,不过是四匹狼而已,我说了不会再让你用上那玩意儿。”

四匹狼,一匹公狼作为头狼——有时也会是母狼,它的配偶则是第二领导人,有时会来新的母狼,一般来说在这个家庭里只有一到两只,剩下的不是幼狼就是刚张开但还不至于自己出去建立领地的狼崽。

还不至于把幼狼带过来,需要一名雌性照看,来的四只大概是头狼夫妇和其他雌狼,但是整个狼群应该要比这个大一倍左右,冬天则会是几个十几个这样的家庭凑在一起。

这里大概被它们新划分为狩猎路线或者是领域了,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活下来,还得尽早离开这里,重新定居。

凯文迅速分析完,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在上辈子把玛尔塔扔去喂狼了。

枪对准头狼,这无疑激起了狼群的战意,头狼首当其冲,其余的狼则分开从四周过来。

凯文冷静地扣动扳机,子弹穿过头狼的脑袋,又迅速瞄准另一只领头狼,同样打死了它。

剩下两只龇了龇牙,看着头狼的死亡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攻还是撤退,最终还是慢慢向后移,似乎是准备逃跑了。

凯文再次举起抢 却被玛尔塔叫停,“等等,这两只是怀孕了的母狼。”

仔细一看,两只的确肚子微微隆起,只是因为一直弓着身子看不真切而已,玛尔塔观察到了这些,告诉了凯文。

一般有规则的猎人打猎都有着不杀母兽的规矩,特别是怀孕的母兽,想必那两只狼打算撤退的原因也是因为未出世的幼崽。

凯文自认不是好人,但也不是个混蛋,他收好了枪,任由两只母狼逃走。

“收拾收拾,我们也该走了,这里大概已经被狼群化为了领地,其他狼群肯定是要来挣得。”凯文通知玛尔塔,两人一起去收东西。

其实东西也不是特别多,几个装有东西的桶,一顶帐篷,几个装有东西的箱子,一个小姑娘,好了,凯文的东西就收拾完了。

凯文把这些东西放在自己的板车上,还不忘把那两只狼的皮和部分肉割下来,出发去新的居住地。

“我就坐在这里?”玛尔塔不可置信地叫到,她被凯文扛着丢上板车,现在坐在板车上惊讶至极。

“不然呢?”凯文拉着这些东西好像一点也不费力气,漫不经心地说到,“你走了七天才来到这,白天又是对付狼,又是陪我去接水的,一路下来脚没有什么伤口啥的,也会疼了吧,新地方离得远得很,我总不能让你陪我走一夜。”

新的居住地要避开野兽的领地、狩猎路线,又不能里水源太远,还得在商人经过的路上,想来想去居然真的有个地方,就是离得比较远,有点绕,凯文怕玛尔塔受不了才出此策略。

“我可以的。”玛尔塔希望凯文停下来让自己下板车陪他一起走,还能帮忙拿东西,她不是事事需要呵护的玻璃娃娃。

凯文没有正面回答,“睡吧,还有一个晚上呢。”

虽然念叨着不睡,但是经历了这么多玛尔塔其实也累的不行了,不一会儿就紧锁眉头睡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要下来自己走。

她确实不是玻璃娃娃,甚至比很多人都坚强得很多;但同时,她也还年轻着呢,并不能因为一个人很坚强就可以忽视掉她的疲惫,久而久之,玛尔塔会越来越不爱惜自己。

就当是对年幼的孩子的照顾吧。凯文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
一些碎碎念:
洗发水牙刷牙膏什么的在十九世纪已经有了,虽然提前了几年十几年,但是不碍事(理不直气也壮x)
狼群通常都有自己的狩猎路线的,长则可达几百里,它们按着这条路线巡逻狩猎,这条线路上也会有许多猎物。
茶树籽可以代替洗发水,偶尔洗澡也没问题哦x
杨树枝咬开做牙刷在我国古代就有啦ww
恋爱的感觉是因为多巴胺分泌哟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