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至上

[第五人格]沉默的玫瑰1(牛空)

注意:
牛仔视角第三人称,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ooc有,bug有,私设有
年龄差有,设定玛尔塔是16岁的大小姐,凯文是27岁的浪子
时间线是架空,大概是1800-1900年左右
落难自强自立大小姐×大男子主义浪迹天涯浪子
——————————————————————
凯文.阿尤索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浪子,好听点叫有冒险精神的“牛仔”,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个到处流浪的无业游民罢了。

这样的凯文,当他从自己灰色的小帐篷里出来,看见不远处蹲着的华服少女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所在的地方是远离城区的郊外,几乎到了这座城市的边境了。这里荒无人烟,只有成群的野狼野狗,和天上盘旋着,等你倒下后饱餐一顿的秃鹫,甚至没有几颗草,唯一好处是不用交钱就可以住在这里,与远处有着庄重的城堡,穿着蓬蓬裙走在街上的太太小姐们完全不符合——至少不符合那个穿着蓝白色小礼裙,拿着精致到他一只手就可以扳断的小银枪的女孩子。

“嘿,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凯文走近那个女孩,态度散漫地询问。

女孩抬起头,精致的面庞让凯文悄悄倒吸了口气,女孩说:“我是玛尔塔,先生。”

女孩——现在该说是玛尔塔了,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凯文的问题,考虑到她华丽端庄的装扮,凯文觉得是因为她的羞耻心。

“我打赌,”凯文吹了声口哨,“你一定有个贵族姓氏。”

凯文仔细看了看女孩身上的痕迹,鞋子看起来磨损严重,衣服上还有泥土的踪迹,推测是坐车到城外,然后一步一步走到这里,累的不得了了才蹲在地上休息一会,她的家教应该不允许她坐在肮脏的泥巴上,连蹲着都是因为太累了而暂时打破一下规矩。

落没的贵族大小姐,是凯文最讨厌应付的女人之一,她们通常还保持着自己的小姐脾气,却没了身世和家产让她们挥霍,如果可以的话凯文只想离她们远远的,别被她们逮住狠狠地嘲笑一顿就好。

凯文不动声色地移了移目光,他很喜欢玛尔塔的长相,她很漂亮,他也不介意帮助落难的小女孩,但如果对方是个娇气做作的大小姐,那还是算了吧,指个路给她让她回城里就算仁尽义至了。

刚来到这个新地方没多久,凯文还不太明白这所城里的势力,“玛尔塔,你是......嗯......家里除了状况的小姐,千金?”

凯文尽量把“落没”二字说得好听些。总之,莱利、贝克、贝坦菲尔三个家族,肯定有一个是这位大小姐落难的家。

玛尔塔似乎有些犹豫,凯文觉得是她们这些大小姐的骄傲在作祟。

最终玛尔塔轻轻点了点头,“我逃到了这里,先生,我看见这里有顶帐篷就过来了。但是,我不知道我之后要做些什么......我或许是打算来这里要点水喝,我走了快一个星期了,只喝了一点水,和一小块面包......我这么说并不是在卖惨,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您可以留下我吗?”

看样子玛尔塔并没有在说谎,她嘴唇已经有些干裂,但即便这样也娇艳粉嫩的可怕,不过凯文即使再怎么自诩混蛋,喜欢看漂亮的女生,身为一个二十七岁的老男人也不会对一个看起来才十六七岁的小丫头动心,即使她真的很漂亮。

光凭样子就动心可不是太肤浅了?爱上一个人,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品格。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藏在深处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亦或者是玛尔塔没有像其他贵族一样看见自己就面露嫌弃,凯文最终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

“可以是可以,”凯文扫了扫那套精致的蓝白色礼服,“你这身衣服可不适合在这儿生活,还有那把枪,伤不了人,等会儿我再给你配把武器;如果你确定了要跟我一起,一定要听话,觉得累了就自己回城里吧。”

“没问题,先生。”玛尔塔站起来,虽然脚心还疼得很,但是她依然站得挺拔,借此来告诉凯文自己并不是柔弱无力的菟丝子。

听对方先生先生地喊,凯文莫名觉得有些不舒服,这该死的贵族腔调,让他感觉自己老了许多,“凯文.阿尤索,叫我凯文就行,不用叫我阿尤索先生,我不喜欢你们那些贵族礼仪。”

“好的,凯文。”玛尔塔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这让凯文开心了不少。

“还能走得动吗?”凯文还记得对方说她走了一个星期才到这里,虽然帐篷离这里很近,但还是要走上几步,之前他发现这里有人完全是因为玛尔塔衣服上亮晶晶的装饰,和小手枪反射的光芒。

玛尔塔并不想被他看轻,坚定地点了点头,迈出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跟在凯文的身后。凯文放慢了步伐,没有去干预少女的自尊心,即使他真的很想把对方抱起来,快点回到帐篷里去。

回到帐篷后,凯文随便翻了一身他穿不得的衣服扔给玛尔塔,“别不好意思,进去换上这些衣服,你那身我给你收着,想换回去就换,这些衣服是帮你活下来的关键。哦,你会穿男装吗?”

“我穿过的。”玛尔塔一字一词地说,进入帐篷开始换衣服。

凯文站在帐篷外面,搭起小炉灶开始做早餐,为了照顾大小姐的胃,他还特地打了个蛋在里面。

玛尔塔很快就走了出来,把自己的裙子和手枪抱在手里。凯文的衣服,即使已经给了她较小的了,她穿上后依然还是有些大,裤子还好,可能原先是较短的马裤,腰还算紧,小腿部分也紧巴巴的,传上去正好,膝部以上有些肥大但是不妨碍,只是衣服时不时需要提一下领口,避免露出圆润的肩膀,至于精巧的锁骨,反正无论怎样也遮不了,玛尔塔也就不管了。

还算不错,速度很快,也没有想象中的别别扭扭。凯文在心里给玛尔塔加了点分,如果她接下来的日子都这样省心,那他的确不介意带着她一起走遍天涯。

流浪久了,总归还是会感到孤独的。

“吃饭吧。”凯文带着玛尔塔来到小桌子前,将饭碗和刀叉递给玛尔塔。

不管是普通的,甚至是粗糙的烤肉,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这些东西或许连玛尔塔家里的下人都不吃。凯文这么猜测到,他有点好奇玛尔塔的反应了。

只见玛尔塔虽然皱了皱眉,但依然吃下了碗里的食物,没有露出不适,没有抱怨,也没有反胃,虽然因为优雅的动作而有些缓慢,但凯文知道,她已经尽量抛开利益吃得很快了。

算你过关。凯文抱起玛尔塔的衣服放到某个小箱子里放好,掂量了一下那把小手枪,意外的是里面没有子弹,考虑到对方在这个地方活了七天,他觉得子弹都用来打野狼之类的猛兽了。

贝坦菲尔家的?不过很多家族都会进行骑术等特训,还是别过早下定义比较好。

随手把那把小手枪扔到帐篷自带的小袋子里,凯文打开另一个箱子拿了把手枪和信号枪出来,递给玛尔塔。

怕玛尔塔不懂自己的意思,凯文解释道:“遇到危险,先打信号枪,我没来,就用手枪搏斗。但我觉得你没机会用上这把手枪。”

这就是接受玛尔塔了,流浪久了,有个人陪自己,确实不错。凯文看着玛尔塔惊异地抚摸着更加野性的黑色手枪和铜黄色的信号枪,不由得勾起唇角。

评论(3)

热度(39)